澳门葡京赌场_英语教育网

在线英语

当前位置:主页 > 在线英语 >

打工妹命断求职路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11-24 13:16

  为尽快查清死者身份,警方通过失踪人口排查和DNA鉴定技术最终证实,受害者是三天前失踪的19岁打工妹小雨。
 
  2015年7月,湖南妹子小雨来到武汉,在汉南区一家汽车配件公司工作。她和男友阿强及另一对情侣小美、阿良在单位附近合租一套两室一厅。四人年纪相仿,又是同事兼同乡,一直相处融洽。在大家眼里,小雨心地善良,性情友善,很少与人交恶。2016年8月30日早上,刚下夜班的小美和男友阿良回到出租屋,看到室友小雨正准备出门。小雨没有背包,只拿着手机,说要出去吃早餐。谁知,她一走就再也没能回来。
 
  9月2日清晨,湖北武汉,船员姚先生如往常一样,七点起床洗漱。他站在趸船三楼洗手间,顺着窗外四下张望,忽然发现岸边江堤水草丛中,飘着一个“人”。起初,他怀疑是人体模型,便叫上同事到船边察看,结果竟然是一具尸体!
 
  接到码头水域发现无名女尸的报警,长江航运公安局武汉分局迅速派员赶到。经现场勘查,确认尸体上身穿白色短袖,下身赤裸,腹部有两道长约二十公分的刀口,口、鼻处均贴着透明胶带,没有其他随身物品。尸检结果表明,死者符合“掐颈机械窒息死亡,死后抛尸水中”。
 
  案发不久前,小雨辞职在家。案发前一晚,阿强和小美、阿良都去上夜班,待阿强第二天早晨下班回家,已不见女友身影。小美告诉他,小雨出去吃早餐 了,他就没再追问。中午12点,阿强打电话询问女友行踪。手机接通后,小雨说“自己在外面”“等一下就回”,他便放心地回房补觉。
 
  天色渐晚,阿强一觉醒来已是晚上8点,小雨依然没有回,再打电话,手机已经关机。
 
  这天晚上的夜班,阿强有些魂不守舍。他不停地通过手机、微信、QQ等方式联系小雨,都没有回音。第二天,阿强继续扩大寻找面,却仍一无所获。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下午2点,他委婉地通知了小雨远在家乡的父母,并到辖区派出所报案。
 
  直到当晚小美带回同事的消息,阿强才知道,小雨头天是出去找工作了。据一位同事回忆,8月30日上午,他俩曾在街上碰到,小雨说自己要去工业园一家公司应聘,便匆匆离去。
 
  按照同事提供的地址,9月1日,阿强和小美、阿良来到该公司,寻找小雨下落。值班保安翻看登记后,确认小雨30日上午曾经来过并填写了简历,可惜未被录用。
 
  9月2日,确认小雨遇害后,警方找阿强等人了解情况,并根据他们的描述,调取了沿途监控录像。很快,一辆红色三轮摩托车进入了警方视野。
 
  证据显示,失踪当天,小雨曾到工业园三家公司求职,均无功而返,沿途乘坐的正是同一辆红色三轮车。经过排查,警方锁定三轮车主“阮某”。
 
  9月4日晚5时许,“阮某”在武汉市汉南区月亮湾路被长江航运公安局武汉分局抓获。经审讯,“阮某”对自己强奸、杀害小雨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带着警察到自己作案、抛尸、丢弃证物的现场一一指认。 2016年8月30日,小雨在租住地附近吃完早餐后,决定去工业园求职。由于对公交路线不熟,她选择搭乘三轮车前往。从公交站台到目的地,前两辆车报价25块,小雨觉得贵了。第三辆车主人正是吴启松,他只收20元,小雨上了车。
 
  一路上,女孩在后座玩手机,吴启松有意无意地搭讪,很快就摸清了其此行目的。听说小雨要面试多家企业,吴启松主动提议“当专车”,一家家载她过去面试。
 
  从上午9点40分到11点,小雨接连跑了三家工厂,都没有找到合意的职位。她进厂面试时,吴启松便在门外等候,其热情周到的“服务”,渐渐赢得了小雨的信任。
 
  时近中午,看她情绪低落,吴启松主动表示请吃饭,便载着小雨往回走,来到老客运站附近一家小餐馆。吃饭时,两人相谈甚欢,吴启松还喝了点酒。小雨存了吴启松的电话号码,说方便以后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