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赌场官网

在线英语

当前位置:主页 > 在线英语 >

美国农村互联网提供商叫苦不迭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3-31 14:39

  在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市场,美团、高德向垄断者滴滴出行发起了挑战;在海外市场,戴姆勒和宝马两家汽车巨头宣布合并打车业务,抗击Uber和谷歌;经历了一系列麻烦的Uber选择了“壮士断腕”,几天前将东南亚的业务出售给Grab后,目前又在与Ola谈判,准备卖掉其在印度的子公司;而全球共享出行真正的“大东家”软银则在推动Uber与旗下投资的其他出行公司合并,甚至包括滴滴与Uber的合并。
 
  共享出行市场为何硝烟再起?惨烈的大战之后,全球共享出行格局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美团的打车业务最早于2017年在南京开启测试,修炼了一段时间的内功后,今年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同日拿下了杭州运营资质,开始进行全国化的布局。
 
  据美团披露,其在上海3月21日当天即获得近15万个订单。3月22日,订单量超过25万单,司机平均接单时长为5秒钟。在试点城市南京,美团打车已拿下超过20%的市场份额。3月24日,王兴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时说,虽然在出行领域美团还是新玩家,但其目标是拿到1/3的市场。
 
  面对美团的猛攻,滴滴一方面对美团发出“谴责”声音,另一方面,重新回到了补贴用户的老路,不少用户称,近日频繁收到了滴滴发放优惠券的促活短信。美团向来以执行力彪悍著称,美团的强势攻击已经对滴滴带来不小的压力。
 
  业内分析认为,美团向滴滴宣战,目的在于通过丰富自身业务来获得用户在其平台上的留存时间、转化效率,在BAT后时代抢夺“次级流量入口”,这对于其未来上市估值提升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然而,令滴滴头疼的不止美团,还有高德地图,这家阿里旗下的地图服务商也在本周也高调进入了共享出行领域。
 
  值得关注的是,高德还为行业带来了新“玩法”——不以盈利为目的,不向用户和司机抽取佣金,甚至还会为用户补贴短信通知、保险等服务费。
 
  有观点称,高德顺风车免费的模式将对传统共享出行巨头形成“降维”打击,未来,高德可能成为单纯的打车信息中介,相比滴滴等共享出行平台,高德的模式更轻巧,而且有望吸引来大量用户。
 
  过去两周,全球共享出行领域“大新闻”不断,一些新入挑战者与老一代霸主之间的攻防战频繁上演,全球共享出行的版图或将重构。
 
  美团打车一上线就采用了滴滴当年与Uber、快的“火并”的路线--重金补贴用户、减少对司机的抽成。一时间,被垄断者滴滴“压迫”许久的用户和司机纷纷“揭竿而起”,毅然拥抱了美团打车。
 
  从共享出行领域格局来看,戴姆勒和宝马“携手”,目的在于应对谷歌Waymo与Uber的竞争。
 
  也是在本周,谷歌旗下的无人驾驶部门Waymo宣布,已与印度塔塔汽车旗下的英国汽车制造商捷豹路虎(Jaguar Rand Rover)达成为期八年的合作协议(2026年到期),计划购入2万辆捷豹I-Pace纯电动化SUV,作为其今年晚些时候推出的自动驾驶打车服务主力车型。
 
  更早时候,The Information报道称,通用汽车旗下无人驾驶部门Cruise正与Uber接触,希望2018年在旧金山推出全自动驾驶的共享汽车。
 
  德国当地媒体称,戴姆勒与宝马联手也是针对其美国和亚洲竞争对手的举动,比如美国 的Uber、中国的滴滴,他们都已经在共享出行领域占据了巨大的份额和世界级的影响力,而德国作为汽车强国,并没有一个强大的世界级出行品牌。
 
  一批新玩家加码共享出行领域的同时,该行业的先驱和“布道者”Uber却在收缩其全球业务布局。
 
  3月30日,英国金融时报消息称,Uber正在和印度网约车公司Ola进行密集谈判,将彻底退出印度市场。知情人士称,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Uber和Ola两家公司进行了多次谈判,内容是业务收购或者合并,双方可能会在几个月之内达成交易。促成Ola和Uber在印度进行合并的,是双方的大股东日本软银集团。
 
  就在四天前(3月26日),东南亚打车公司Grab宣布收购了Uber东南亚的打车和外卖业务,Uber因此获得了Grab 27.5%的股份。根据两家公司的声明,Grab将接过Uber在柬埔寨、印尼、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的业务及资产。这是东南亚地区同类交易中规模最大的一笔。
 
  而早在2016年8月月,滴滴出行就收购了Uber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
 
  有分析认为,昔日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独角兽Uber在新兴市场正走向溃败。去年以来,Uber经历了大批高管离职、性骚扰、知识产权官司等诸多麻烦,新上任的CEO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目前正全力推动Uber上市,其管理风格是重视短期利润、偏好低风险,在竞争激烈的新兴市场收缩业务布局是明智之举。
 
  此外,Uber退出新兴市场也是其“大东家”软银的意愿。近期,软银愿景基金CEO米斯拉(Rajeev Misr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即使在更发达的市场,Uber未来也拥有巨大的增长机会。”这表明软银希望Uber更聚焦于发达国家市场,将新兴市场留给软银投资的其他共享出行公司,从而避免其投资的共享出行公司自相残杀的局面。
 
  在各家出行巨头上演市场争夺战之际,全球共享出行领域的“大东家”——软银也开始新的排兵布阵。  早在2012年,美国国会就曾发表报告,称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要求美国电信公司不要与华为和中兴合作,此后华为一直被美国大企业拒之门外。
 
  不过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很多地区性无线运营商、电视台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都使用了华为设备,认为其产品物美价廉且客服贴心。
 
  而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3月26日提议采取措施,让这些小运营商更加难以支付未来采购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电信设备的交易。
 
  据《华尔街日报》,新规将限制这些公司从一只规模为85亿美元的政府基金获得支持,该基金的目标之一是帮助美国农村地区接入互联网。据悉,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目前正在就该提议征求公众意见。
 
  与此同时,得到部分两党议员目前正在支持一项国会议案,希望阻止安装大量中国电信设备的运营商获得联邦政府合约。
 
  华为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移动信号塔生产商,也是有线和互联网提供商设备的重要生产商。华为一直在积极吸引那些希望将老式陆线替换成高速网络连接的美国小城镇互联网公司,在大多数农村居民还拨号上网的情况下,这个市场的规模不容小视。
 
  宾夕法尼亚州互联网提供商LHTC Broadband的负责人吉姆·凯尔(Jim Kail)说:“华为非常渴望打入小型市场,而我们乐于跟这种供应商打交道。”
 
  另一家小型服务商东俄勒冈电讯首席执行长乔·法内尔(Joe Franell)认为,如果连公司能用哪些设备都要开始被指定,那将令该公司面临不利局面。他认为,在美国政府内部讨论的这项新立法更可能是受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驱动,而不是出于对黑客行为和间谍活动的真实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