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赌场官网

在线英语

当前位置:主页 > 在线英语 >

互联网巨头对音箱和翻译机市场展开了大扫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5-26 13:38

  互联网模式:本质是AI服务的终端渗透。硬件只是AI服务的一个管道。涉及音箱、翻译机、电视、家庭监控四个品类。
 
  资本模式:本质是构建资本梦想,借AI概念圈钱或者拉升股价。本质是一个概念杠杆。用三分实力,套十倍估值。涉及被夸大了的消费机器人和不明所以的“下一代交互平台型产品”,比如TNT。我第一次在歌中听到用数字货币贩毒是在2014年,美国著名嘻哈歌手Young Thug与Asap Freg的《OldEnglish》中,它让我感受真切感受到,比特币以及后来诞生的种种数字货币在自由,创新等光线外衣下的阴暗之处。
 
  但你不得不承认,在比特币最低靡的那段日子里,支持它继续发展的,正是这些阴暗之地。可以说,暗网是过去比特币在应用层面唯一的价格支撑。本文将按照时间线为您理清这些年比特币与暗网间从暧昧,恋爱,到分手的故事。
 
  比特币诞生于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制作了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区块创世区块GenesisBlock后,便潜伏在论坛仅仅只做部分交流。之后的9年,比特币的价值增长超过100万倍,并在2017年12月一度接近2万美金。
 
  比特币凭什么值2万美金?谁在为比特币的交易买单?这几年AI发展很快,关于AI硬件、行业颠覆的概念也被炒得很火。
 
  别人都说AI产品一片大好,大有可为。
 
  哪里大好了?哪里有为了?看客拍手叫好,内行才知冷暖啊!
 
  一、AI 硬件:热闹和冷暖
 
  过去这几年,AI 硬件创业层出不穷:
 
  有执着过机器人梦想的康力优蓝、优必选、猎户星空、物灵;
 
  有扎堆音箱战局,黯然离场的Rokid、出门问问;
 
  有在翻译机市场,鏖战巨头的准儿、魔脑;
 
  有下注智能耳机,市场冷淡的VINCI、咕咚、讯飞……
 
  2018年,AI 的热度,似乎没有2017年那么强了,一方面因为区块链这些新热点起来了。另一方面,互联网巨头对音箱和翻译机市场展开了大扫荡,让种种不切实际的幻念,破灭了。
 
  “AI+硬件”,这个曾经疯狂的概念,变得真实起来了。
 
  浪潮之巅,创业公司起起落落,太正常不过了。越是天命难违,越要顺势而为啊!
 
  在宏观视角下,每一个创业公司和创新产品,不过是棋局中的一个棋子;对也罢,错也罢;趋势在那,总有人会到岸。
 
  二、行业全视角
 
  1、13大品类的三重模式
 
  2018年,被AI渗透的硬件品类主要有如下十三类:手机、手表、耳机、无人机、摄影相机、玩具、家居、眼镜、音箱、翻译机、电视、家庭监控、机器人。这十三类产品,可以代表AI+硬件的行业全貌。
 
  “AI 硬件”有且仅有如下三种模式:硬件模式、互联网模式和资本模式。
 
  硬件模式:本质是硬件的智能化。AI应用只是硬件智能化的一种可选方式。用或者不用,要从硬件产品本身出发。涉及品类有手机、手表、耳机、无人机、摄影相机、玩具、家居、眼镜这八个品类。
 
  2、产品演进的三个发展阶段
 
  13大品类中的任何一款具体的产品,都对应有一个演进阶段:启蒙、发展或成熟。
 
  启蒙阶段:指的是新产品还处于概念阶段,方向不明确,前景不可知。比如Bose和亚马逊的智能眼镜,比如苹果的降噪新耳机。
 
  发展阶段:指的是产品方向和需求明确,体验有待优化。比如智能玩具、AI相机、智能手表等。
 
  成熟阶段:指的是产品方向和体验都已经成熟,产品投放市场参与竞争。比如无人机、头戴耳机、智能家居等等。
 
  对于创业者来说,如果某个品类产品还处于启蒙或者发展阶段,就会有创新的机会。比如玩具、相机和眼镜。前景不明、体验不足,巨头没看清,抢跑就有优势。
 
  但如果一个品类的产品已经处于成熟阶段,比如智能音箱、翻译机,创业者进入,就是以卵击石。
 
  不同品类不同产品,所处阶段不同,我们下面分别做讲解。
 
  三、硬件模式:硬件+AI
 
  在硬件模式下,硬件是主体,AI是可有可无的参考辅助。
 
  无论技术多么精妙,产品的本质还是硬件。AI只是一种可行的方案,用不用,怎么用,取决于用户真实的需求。
 
  产品如果悖离用户,肩负起“AI光环”的资本压力,就非常容易走偏,本末倒置。
 
  1、智能手机:人人都是摄影大师
 
  2018年,小米、华为、OPPO、vivo都在不约而同在宣传一个新概念:AI拍照。
 
  AI拍照,就是手机对取景框里的拍摄对象进行智能分析,自动识别场景,比如识别到目标是一个人,相机就会自动调取人像模式。这个时候拍出的照片就是人像大片。
 
  AI 应用,让人们拍照变得更加简单。并不是所有人,能像摄影师那般对光影敏感,能恰如其分把握色彩和明暗。这一点,AI技术,帮人们做到了。在未来,业余摄影师和大众消费者之间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
 
  2、无人机:让飞行器有了眼睛
 
  无人机和视觉的结合,这几年越来越多。
 
  2016年之前,传统的无人机,只是一个被人遥控的飞行器。但被AI赋能的无人机就不一样了,比如大疆的Phantom 4,Mavic系列,都能识别障碍物,自动规划路线。飞行,变得更加安全、智能。
 
  大疆的航拍无人机,售价都要四五千,一般消费者要体验,门槛还是比较高。小米在2016年发布了小米无人机,想要靠性价比凿开这个市场。那一年,大疆对Phantom 3一路降价,成功阻击了小米的市场渗透。
 
  今年年初,大疆推出的了售价699的 Tello玩具无人机,想要进一步拓宽玩具无人机版图。小米反击的机会,来了!
 
  4月,小米上线了399的米兔小无人机,和Tello贴身肉搏,优势明显。百元市场,怕是小米的天下。5月,米家众筹上线了idol无人机,支持手势识别、人形追踪。消费者只需几百元,就能体验到这些 AI 黑科技。
 
  航拍无人机市场太纵深,门槛太高,以机器视觉反超大疆,几无可能。但小米军团在百元玩具市场围剿Tello,目前看,却是有声有色。
 
  3、玩具:智能时代,智能玩物
 
  无论是语音、视觉还是AR、MR,玩具产品对新技术的接受度都非常高。因为玩具的体量很大,孩子也永远需要更新奇更好玩的产品。
 
  但遗憾的是,资本一向对玩具市场没有兴趣。技术门槛低,市场分散,成长空间有限。
 
  2015年,在国内兴起的智能机器人浪潮,本质就是语音技术在玩具市场的落地应用。在全球范围里,AI智能玩具的代表,是Cozmo情感机器人和奇幻工房的Dash robot。这两款都是纯粹的教育机器人,产品把视觉避障、识别人物、语音指令与玩具形态融合起来,定价合理(一千人民币左右),又兼具教育编程的特性,是AI玩具的典范代表。
 
  和Cozmo和Dash robot相反的,就是国内的机器人管家和人形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动辄两三千,形态臃肿,功能堆叠。创业公司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玩具公司,最终做出来的产品,只能是没人买的四不像。
 
  我们在之前写过一篇机器人行业史,讲述国内机器人创业的跌宕历程。可喜的是,在今年,已经能看到有不少创业团队, 开始从虚无的机器人梦想,转向务实的智能玩具赛道(比如小西、物灵等等)。这个领域的想象力非常多丰富,IP内容、语音指令、主人模式、情绪互动、习惯养成、电子积木、AR游戏……
 
  在2017年底,国内曾经短暂兴起过一小阵语音耳机的风潮。当时出门问问、咕咚、讯飞接连推出了自家的语音助手耳机,大有借语音助手颠覆传统耳机的气势。可惜的是,想通过语音交互颠覆耳机,是没有可能;目前,语音助手这个功能,在耳机上的价值很弱。弱到大部分消费者购买耳机时,有它没它无差别。
 
  要想了解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的价值来源,以及比特币价值升降的原因,可能还要从2011年兴起在暗网网站SilkRoad说起。
 
  比特币价值的起源——暗网的地下交易
 
  比特币诞生于2009年1月,但是诞生之初的比特币其价值基本为零,只是一种基于密码学的加密数字。直到2010年5月22日,美国的程序员拉丝勒?豪涅茨(LaszloHanyecz)曾用1万枚比特币比特币购买了两块价值30美金的披萨,比特币才第一次获得了0.003美元的价格。后来这一天被币圈、链圈的人称为是比特币披萨日。
 
  比特币价格的真正崛起,还要从2011年开始说起。在2011年2月,比特币的交易价格首次达到1美元,与美元等价。此后2个月内,比特币与英镑、亚雷尔(巴西)、兹罗提(波兰)的互兑交易平台LocalBitcoins开张。
 
  (暗网世界版图)(暗网世界版图)
 
  而这一切都和一个名为SilkRoad网站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据区块律动BlockBeats(微信号BlockBeats)了解,SilkRoad是一个由学生创建在暗网的购物网站,诞生于2011年2月份,只是和普通购物网站所不同的是:SilkRoad所贩卖的东西里面,除了珠宝外,还有一系列被各个国家的法律所禁止的“商品”,而这些商品的交易全部以比特币为货币进行结算。
 
  暗网通称只能用特殊软件、特殊授权、或对电脑做特殊设置才能连上的网络,暗网的服务器地址和数据传输通常是匿名和匿踪的。与此相对,一般常用的互联网由于可追踪其真实地理位置和通信进行人的身份被称为“明网”。而SilkRoad则是建立在暗网之上的一个商品买卖商店,可以比作为地下世界的亚马逊。
 
  在SilkRoad的早期阶段,因为比特币价值较小,所以平台上面所上线商品主要以毒品、枪支弹药和假钞等小额度的商品为主。
 
  但在2012年下半年,伴随第一个比特币基金BitcoinFund(简:BTCF)的创立,以及伦敦比特币会议的召开,比特币的价格开始走入上升期,并在12月时,价格一度达到14美元。维基百科上记着,随着比特币价格提高带来的购买力提升,SilkRoad上面也开始出现一些大额交易商品,其中就包括了奴隶和以奴隶产业为核心的人口贩卖,但1.0时代的SilkRoad在高峰时期,其商品最多也仅仅只有300多种,人口贩卖更是少数现象。
 
  2013年4月,塞浦路斯发生债务危机,比特币作为去中心化和超主权的网络货币开始得到人们的青睐,不少塞浦路斯居民将自己的存款用来购买比特币,一时间市场需求网上,在短短几天内比特币价格从30多美元飙涨到265美元。这是比特币第一次脱离暗网的实际需求,作为避险产品而受到外界关注。
 
  但是好景不长,2013年10月1日SilkRoad被强制下线,而其创始人因违法美国法律的七项指控而在旧金山被捕,并被判处终身监禁。受到这次事件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比特币价格一路走低到100美元上下。
 
  而在SilkRoad被查封后,跟据FBI的调查:SilkRoad的创始人在2011年到2013年,至少获得了70万比特币约8000万美元的利润,而丝路总交易额为950万比特币,总计约12亿美元。
 
  在2013年比特币只有不到1000万枚的情况下,SilkRoad平台的创建成为了比特币最初价值来源支撑之一。而在SilkRoad被查封后仅仅一个月内,丝绸之路2.0又在暗网重新上线。
 
  在SilkRoad2.0时期,因为比特币的价值已经成倍增长,购买力大增,而且伴随SilkRoad在外界名声的积累,所以创建之初,其商品种类就扩展到了1300多种,人口贩卖也成为常态。
 
  同年12月,因为SilkRoad事件中的大量报道,以及其他消息的利好,比特币价格暴涨到1150美元。
 
  暗网与比特币——繁荣与罪恶
 
  比特币的兴起和暗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暗网的概念最早在1994年由美国军方科学家提出,1996年5月,美国海军研究实验所的3名科学家提交了一篇论文,题目是《隐藏路径信息》,提出打造一个系统,让使用者在连接因特网时不会向服务器泄露身份。2003年10月,这一想法开始正式实施。
 
  系统最初被命名为Tor,是“洋葱路由”英文首字母缩写,后来被称为“深网”。1990年,由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的员工为保护美国情报通信而开发了Tor浏览器,而普通人能对暗网进行浅层访问的原因,很大的功劳就是因为洋葱浏览器的出现。